30, 5月 2022
5月26日,在湖南衡阳市石鼓和广西南宁市青秀两地警方的安排下,78岁,头发已经花白的廖某铃在南宁高铁站见到了心心念念51年的儿子何某(刘某华)

5月26日,在湖南衡阳市石鼓和广西南宁市青秀两地警方的安排下,78岁,头发已经花白的廖某铃在南宁高铁站见到了心心念念51年的儿子何某(刘某华)
5月26日,在湖南衡阳市石鼓和广西南宁市青秀两地警方的安排下,78岁,头发已经花白的廖某铃在南宁高铁站见到了心心念念51年的儿子何某(刘某华)。两人情绪失控抱头痛哭,间隔了半个世纪的深情拥抱,把千言万语、悲喜思念都融化在拥抱的臂膀间。1971年,廖某铃年仅1岁多的儿子何某在街上玩,被一个年纪大概四十岁左右的男人抱走。“发现孩子不见了,我先是脑中一片空白,然后开始发疯一般的在街上寻找自己的孩子。”廖某铃回忆道。报警后,通过近一个月的寻找,还是没有儿子何某的消息。“当时,亲朋好友都劝我们,不用找了,被拐走大概率是找不到的,但是,怎么能放弃寻找呢!那是我怀胎十月生下的孩子,只要有一点线索,都一定要坚持找下去。”廖某铃说。白驹过隙,51年光阴染白了廖女士的乌发,也转变了何家人的心态,再聊起被拐的何某,唏嘘过后,便只留下一句:“希望他能好好活着”。自2020年底公安部开展打击拐卖妇女儿童团圆行动以来,石鼓公安依托“全国公安机关查找被拐卖/失踪儿童信息系统”,积极开展“数据采集、完善信息、宣传发动、比对核查、积案攻坚、认亲确认”等工作。2021年10月,刑侦大队大队长颜利成与民警辛智恒试图联系廖某铃及其丈夫进行血样补采,却得知廖某铃在丈夫过世后就一直在四川二女儿处养老。经过多次与其家属沟通后,通过邮寄方式对血样进行了补采。2022年4月11日,辛智恒在“打拐系统”中成功比中南宁名为刘某华的人员与廖某铃数据匹配,符合遗传关系。为确保鉴定结果无误,石鼓警方再次采集了双方的血样并进行复核,最终确认刘某华确系廖某铃的儿子。